关于“跨境贸易指数”的问卷评析-利来app登录

欢迎光临上海市法学会!   您是第位访客 今天是
标题 内容 作者
  • 财税法学研究会
  • 法理法史研究会
  • 港澳台法律研究会
  • 国际法研究会
  • 海商法研究会
  • 金融法研究会
  • 经济法学研究会
  • 劳动法研究会
  • 民法学研究会
  • 农业农村法治研究会
  • 商法学研究会
  • 社会治理研究会
  • 生命法研究会
  • 诉讼法研究会
  • 外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会
  • 未成年人法研究会
  • 宪法研究会
  •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
  • 网络治理与数据信息法学研究会
  • 刑法学研究会
  • 行政法学研究会
  • 知识产权法研究会
  • 仲裁法研究会
  • 反恐研究中心
  • 教育法学研究会
  • 航空法研究会
  • 卫生法学研究会
  • 法学期刊研究会
  • 法社会学研究会
  • 自贸区法治研究会
  • 竞争法研究会
  • 公司法务研究会
  • 多元解纷法治研究会
  • 欧盟法研究会
  • 海洋法治研究会
  • 破产法研究会
  • 法学翻译研究会
  • 慈善法治研究会
  • 司法研究会
  • 海关法研究会
  • 环境和资源保护法研究会
  • "一带一路"法律研究会
  • 案例法学研究会
  • 互联网司法研究会
  • 文化产业法治研究会
  • 体育法学研究会
  • 人工智能法治研究会
  • 刑罚执行与回归社会研究小组
  • 国家安全法律研究会
  • 党内法规研究会
  • 立法学研究会
  • 律师法学研究会
  •       
当前位置: 网站利来国际w66首页 > >

关于“跨境贸易指数”的问卷评析

2019-01-09 14:34:01 字体:

跨境贸易指数是《世行报告》中十大指标之一,也是上海进一步完善外资投资环境的重要标志之一。我们需要对该指标的得失原因、改善方向有清晰的认识。

一、2018年《世行报告》中的跨境贸易指数

跨境贸易指数是世界银行《国别营商环境报告》中十大指标之一,主要记录各经济体内中小私营企业进出口物流过程相关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一个经济体跨境贸易指数的前沿距离分数(以下简称dtf值[1])越高,其在跨境贸易领域的表现越优秀。世界银行在考察各个经济体的跨境贸易便利程度时收集了与货物进出口有关的三组程序,分别是:单证合规所用时间及成本;边境合规所用时间及成本;国内运输。但是只有前两组程序的分数纳入dtf值的考量。[2]

世界银行用八个二级指标dtf值的简单平均数来计算跨境贸易指数的dtf值,这八个二级指标分别是:单证合规出口耗时、边界合规出口耗时、单证合规出口所耗费用、边界合规出口所耗费用、单证合规进口耗时、边界合规进口耗时、单证合规进口所耗费用和边界合规进口所耗费用。这八组数据dtf值的简单平均数就是某经济体跨境贸易指数的dtf值。单证合规的时间和成本包括获得单证、准备单证、处理单证、呈阅单证以及提交单证的时间和成本;边界合规的时间和成本包括在港口或边界装卸以及报关报检中获取、准备和提交单证的时间和成本。[3]

二、2018年《世行报告》中国跨境贸易指数得分情况

中国跨境贸易指数为69.91分,在世界银行统计的190个经济体中排名第97位,处于中游水平。东亚及太平洋地区的平均跨境贸易指数为69.97分,平均排名为102名。而经合组织高收入国家的平均跨境贸易指数为93.92分,平均排名为25名。可见中国与oecd国家在跨境贸易方面的差距比较明显。

下表为中国在八个二级指标得分的相关数据。

资料来源:根据2018中国版《世行报告》整理。

从上表观察得出,中国在除了单证合规出口耗时(第78名)、边界合规出口耗时(第60名)以及单证合规出口所耗费用(第86名)的排名位列与所有经济体的中上游之外,其余五个指数都位于中下游。

三、中国(上海)跨境贸易指数失分点原因分析

(一)货物进口耗时过多的原因

由上海海关、上港集团联合北京睿库贸易安全及便利研究中心共同整理的2017年10月某一周的调研报告显示,货物从到港至离港,海关申报至海关放行的时间尽管仅占总耗费时间的8.7%,但从到港至海关申报的时间占比达到54.5%,从海关放行到货物离港占比达36.8%。这组数据说明虽然中国海关力求压缩清关时间,但最大的问题不是出在清关上,而是那些其他我们忽视的环节,反映出在各环节上衔接不足以及各方没有及时享用政府给予的便利措施。

该报告指出,串联作业是效率低下的主要原因。由于信息难以共享,进口商与海关、船公司、码头等不同主体很难无缝衔接,往往需要一件一件的按顺序完成规定事项,并且无法避免无谓的等待。该报告还指出,无纸化不彻底也占有大部分原因。“船公司单证部门换单和箱管部门设备交接、以及集卡车队与仓库堆场之间手续办理的无纸化程度还很低”。

(二)货物进出口边界所耗费用过多的原因

2018年《世行报告》中对上海的进口边界费用和出口边界费用进行了细致的评估。而北京睿库贸易安全及便利化研究中心却认为这些数据缺少客观公正和权威性(见下图)。[4]但是无论世行的这几组数据是否准确,当前的边界进出口成本仍然有很大的下降空间,并且与高排名国家的差距仍比较明显。

图片来源:北京睿库贸易安全及便利化研究中心

近几年,中国政府极力推动减免行政性收费,特别是原属于海关的行政性收费,例如电子数据传输费、代理报关协议费等,原检验检疫收费也大范围的取消或者降低,目前属于常规的行政性收费只剩下建港费这一项。大部分的进出口边界合规费用收费都是商业服务企业的市场性收费,譬如船公司与船代、报关报检企业码头、堆场等。这些商业性企业的收费是否合理,是否存在垄断行为,值得我们探究。

(三)单证合规所耗时间和费用过多的原因

进出口需要准备的单证过多。在2018年《世行报告》中,中国出口需要强制性的贸易单证有7件,进口则需要10件[5],而贸易指数排名靠前的新加坡则分别只需要5件。

“单一窗口”模式没有成熟。中国虽然于2014年开始试实施“单一窗口”,并且在近几年积极更新及完善,但是系统起步较晚,现有“单一窗口”的效能仍不能称之为“完全体”。

四、2018年《世行报告》后中国(上海)跨境贸易指数的改进

2018年,国家口岸管理办公室发布了18条提升跨境贸易便利化水平措施,进一步优化口岸营商环境,提升中国跨境贸易便利化水平。[6]具体而言,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第一,优化通关流程。采取取消提单换单环节,加快实现报检报关“串联”改“并联”、加大担保制度推广力度、深化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建设、推进跨部门一次性联合检查5项措施。还将提高进口货物抵达口岸前“提前申报”比例,非查验货物抵达口岸后即可放行提离。

第二,简化单证手续。主要采取实现海运集装箱货物设备交接单及港口提箱作业信息电子化流转、推进口岸物流信息电子化、简化自动进口许可证申请办理、完善随附单证无纸化格式标准、应用电子委托代理取代纸质报关报检委托协议书、简化进口免予ccc认证证明工作流程、简化出口原产地证办理流程7项措施。进出口环节验核的监管证件在2018年11月1日前由86种减至48种,并原则上全部实现联网、在通关环节比对核查。

第三,降低口岸收费。在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公布口岸费用情况,包括类别、项目和费用水平,为企业提供口岸费用的参考情况,支持第三方开展口岸费用评估。同时,进一步完善口岸作业和处理环节收费公示,由价格主管部门对企业反映强烈的口岸不合理收费行为予以清理和规范,依法查处各类违法违规收费问题,切实维护企业合法权益,继续开展落实免除查验没有问题的外贸企业(失信企业除外)吊装移位仓储费用试点工作4项措施。

目前,上海市政府已采取措施降低相关口岸服务性收费和口岸经营服务企业不合理收费,如取消进出口环节经营性收费8项等措施。上海市政府在进一步提高通关效率的同时,可降低口岸检查检验服务性收费。另外,上海市政府可以听取外贸企业的意见,结合客观实际情况制定口岸服务性企业的收费标准,把那些明显不合理的收费和不必要的收费项目排除。这样能直接增加进出口边界合规所耗费用的得分。

第四,压缩通关时间。得益于“单一窗口”和“通关一体化”的稳步实施,2017年上海海关关区货物进、出口海关通关(海关申报至海关放行)时间分别为18.77小时和1.32小时,较2016年进出口海关通关时间分别缩短36.29%和34.98%,完成了海关通关时间减少三分之一的目标。今年,中国政府的目标是整体通关(货物到达至货物提离)时间缩短三分之一,根据以往的数据显示,货物抵港和货物提离等环节所消耗的时间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上海市政府应针对这些环节作出相应的措施。

目前,上海口岸95%以上货物和所有船舶实现了“一点接入,一点反馈”“一次申报,一次放行”报关单占总量八成以上,较之前有较大提升,但对于其今后的发展仍然有提升的空间,建议如下:

首先,建立协同机制。由于“单一窗口”需要联合海关等多个部门,这就需要通过高层建立牵头领导小组,相关职能部门参与其中,一起研究和推进“单一窗口”的进程。下一步,“单一窗口”模式亦可将合作领域扩展至银行、保险、邮政、民航、铁路等。另外,国家口岸办提出了要深化全国通关一体化改革,推进海关、边检、海事一次性联合检查。

第二,参考国际标准。例如,联合国贸易便利化与电子商务中心一共发布了33个建议书、7套标准和5套技术规范,如果中国政府能够合理参考使用这些标准和建议,将有助于解决国际贸易技术壁垒、简化国际贸易程序、促进国际贸易发展的标准体系,在为政府和企业确定传输数据的标准和格式的同时,还为未来与跟多经济体的合作打下坚实的基础。

第三,学习国别经验。中国“单一窗口”可借鉴新加坡“公共平台”模式。中国政府可以对第三方兴建的单一窗口持开放态度,提供相应的介入端口,鼓励开发完善“公共平台”,后期继续由第三方投入运营和管理,中国政府可以通过相应手段进行监管。

 


上一篇:

下一篇: